德甲

超神支付 第一百二十一节 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师

2019-09-13 19:2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神支付 第一百二十一节 三寸之舌,强于百万雄师

商凤扭头看向林秋白,那张有女皇英姿的精致脸庞,布满了狐疑之色。

两笔柳眉微微收紧了距离,两瓣红唇轻抿。从细节处可以看出,她并不像表面那般,镇定自若。

林秋白漠然立在原地,没有出声。

不用多想也知道,作为一位乱了气运的穿越者。他定然是遇到了十万天劫之一。

必杀的劫难。

能否躲过,全看林秋白如何发挥。

走错一步,就是死。

没有半点活路!

“林秋白……你就是林秋白啊。你很出色!可是你在北凉州坑杀了我邪修七位少年天才。紧接着又导致一位涅槃境强者和五十多位造化境强者尽皆陨落!你的所作所为……为邪修所不容!”

古拓咬牙切齿的盯着林秋白,八个月前,一则则从北凉州传来的讯息让他气得肺都要炸裂。那么多中流砥柱啊,就被眼前这位少年坑杀了!

坑得精光!

甚至导致组织历经数年铺的联络

,险些毁于一旦,组织不得不潜入荒野深处,躲避圣龙卫的追杀。

因此邪修都对林秋白深恶痛绝,恨不得生啖林秋白的肉,渴饮林秋白的血!

古拓自然要为组织除害。

此人不除,必为江东我大患!

是以他抬起手指,浓郁的血色在之间凝聚。

“你插翅难逃。谁都救不了你,就算涅槃境巅峰武者来到此处,也没法抢在我之前,将你救下。”

古拓死死锁住林秋白的气机。

他的动作虽然缓慢,但若是有任何风吹草动,那么这凝聚了致命一击的手指,会在瞬间点在林秋白眉心。

尔后,狂暴的元气将林秋白的脑袋搅成一团浆糊。

生机尽数消散!

没有第二种可能!

林秋白被古拓指尖凌厉的气息扎得泪如雨下,一颗心脏都快跳得破碎了!

他不想死!

他要变强!

他要杀尽天下邪修!

他要将北凉州北部的荒林全部焚烧,掘地三尺,将所有的邪修斩尽杀绝!

此刻,不能死!

林秋白血目通红,将那份憋屈与杀意深深敛藏。

“你不能杀我!你以为北凉州的传讯,就是真正的事实吗?!你以为我真的是邪修的敌人吗?!你醒醒吧!!”

林秋白惨然若泣,手掌一翻,一枚锈迹斑斑的令牌落在手心,上面隐隐约约刻着一个邪字。

“看到这个了吗?我拥有这个,我才是带领邪修崛起的明主!

你再看看这个,这是圣蛊!你以为圣蛊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获得的吗?!”

林秋白低声咆哮,面部肌肉绞在一起。

“我!我才是邪修明主啊!可是我却被邪修组织追杀了整整两千三百万里!”

林秋白掏出的底牌,那痛心的表情,以及那真心流露的情感,都让古拓愣在了原地。

而旁边的商凤咬牙切齿。

她万万没想到,她所器重的林秋白,竟然是一位彻头彻尾的邪修!

“这些年,有数位组织脊梁位置的强者,背叛了组织……他们为什么会背叛?你想过理由吗?”

林秋白说到此处,心跳得格外剧烈,因为这都是他根据他的经历与细心观察瞎编的。

前些天那位造化境邪修,便是被一位邪修所杀。由此林秋白推断,邪修中绝不是铁桶一团。

所以,他才会冒险说出这样的话。

但如果有半点破绽,等待林秋白的,是一根可以洞穿他脑袋的血指!

好在,林秋白运气格外的好。

古拓怅然望着林秋白肩膀上的圣蛊,喉咙滚了滚。

“他们并没有告诉我,你竟然拥有圣蛊,你还拥有圣邪令……看来,组织向我隐瞒了我好多东西啊……为什么要隐瞒我呢?呵呵……”

古拓眼角颤了颤,莫名心寒。原来事情的真相,都被隐瞒了一大半啊。

那么……是不是有更多的真相隐瞒着他呢?

一念至此,古拓心头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绝望之情。

“二十年前我们就该崛起的,可是总是出问题,全是问题,一批又一批的邪修无端死去!我终于知道真相了……”

古拓咬牙切齿,痛心至极。

“有人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就有人贪图权利。

所以这些突发事件,其实都是他们一步一步的,清除异己。

你若不是在帝都,你以为,你这种一心一意只为我大邪修崛起的人能继续活着?

孔森前辈一生为了邪修奔走拼命,你真以为是我坑杀的?”

越孤僻的人,心思越敏感,越容易被欺骗。

而林秋白正是抓住了人性的弱点。一步一步,给古拓洗脑。

说到此处,林秋白动容的捏紧手中圣邪令,忍不住咳了两口鲜血,所有举动,都为他煽情的表演加分。

古拓面有戚戚然,良久才开口。

“我不愿意深想。也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因为两百多年前,我就是在在邪修组织中长大。

每天接受的思想便是,为了邪修崛起而献身。

后来,这是我的人生的信条!

可是,我两位涅槃境至交好友都在为邪修崛起的过程中献身了……

每一次,都是意外!

哪有那么多意外?都是涅槃境强者啊!说死就死了?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是有人故意杀他们,他们和我一样,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真相,就被推着送死!”

古拓惨笑,为自己和自己的至交感到深深的悲哀。

林秋白松了一口气,他的挑拨离间是成功的。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真假相间,又留有让古拓脑补的余地,其实那脑补的部分才是挑拨离间的精髓。

因为正是留有脑补的部分,古拓才会按照这个思路,到处佐证,最后自陷囹囫,不能自拔。

果然,古拓中招了,收回血指。两手垂落,怅然若失。

“所以你本是邪修中的天才,却也因为洞悉了他们的真实想法,而被诬陷追杀吗?一个能带着邪修们崛起的天才,就要死在权利的争夺上吗!?”

古拓两腮肌肉拧紧,睚眦欲裂。他心中恨意绵绵。

“邪修没落,原来是因为这样!原来是因为这样啊!”

林秋白望着失了智的古拓,默然不语。

古拓现在,一定满脑都是被林秋白带偏的负面情绪。

这很正常,远在两千三百万里之外,林秋白又这么精明的扭曲真相,他能免疫挑拨离间才怪。

被挑拨离间了的古拓对邪修组织有了隔阂。

毕竟,过去的一年中,林秋白有圣蛊、有圣邪令这些真相。邪修组织,竟然对他绝口不提。如果不是遇到林秋白,他还会被蒙在鼓里。

像个傻叉。

沉思了良久,古拓才抬起头。

“您……现在何去何从?”

他称呼林秋白为您,说明他接受了林秋白的身份。

林秋白流下了感动的泪水,哭得像个泪人,收起妖无蛊,然后哽咽着说道:“我要去云隐圣宗。”

小儿止咳
小宝宝腹泻注意哪些问题
孩子营养不良
一岁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