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不灭金身诀第二百九十三章神帝之战

2020-01-25 11:49: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不灭金身诀 第二百九十三章神帝之战

林漠在听到惊叫声之后,第一时间就冲进了瀛洲仙宫中。雅文吧·=.

宫内此刻已经是混乱一片,紫潇和楚燕已经乱成一团。

紫玥瘦小的身躯蜷缩成一团,抱头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她浑身青筋暴露,皮下隐隐传来骨骼爆碎的声音。

“紫玥!别怕我在这里!”林漠一把扶住她。

紫玥额头已被冷汗打湿,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额头上。

剧烈的痛苦让她已经无力在挣扎,她无力握着林漠的手腕,低声道:“救救我!”

“我知道!我知道!”林漠伸手扶住她,一把撕开她身上的衣服。

她背后白皙的肌肤上布满条条黑筋,一整条纤细的脊椎如同蜷缩的龙蛇般舒展开来,向外散发出一层一层的黑气。

更令紫潇为之震惊的是,紫玥的元神领域正在逐渐退化!

她苏醒的血脉之中隐约有一种很奇怪的力量,正在逐步吞噬着她元神。

紫玥的元神宫正在逐步退缩萎靡下来。

“妹妹到底怎么了?”紫潇有些焦急地问道。

林漠神情凝重,微微摇了摇头。

他凝思片刻,忽然拔出无锋古剑,当胸一划。

噗嗤一声,强行剖开自己胸膛!

“林漠!”楚燕和紫潇惊呼一声。

虽然明明知道林漠已经成就不死之身,但两女还是极度震惊!

裂开的一尺多长的伤口,没有流出血来,但是里面的内脏却是轻轻蠕动着,仿佛活物一般,令人心神发怵。

“不要说。”林漠神情木然摇了摇手指,从胸腔中将心脏取出,然后托在手中。

他伸出手指蘸了下心头精血,在紫玥心口上划了个中规中矩的太极图。

“剩下的事情,我们只能听天由命。”林漠将心脏重新按回去,彻底恢复伤口,神情平静地道。雅文8`=-.=y-a=

紫玥**一声,一圈纯金火焰自她的体内燃烧起来,胸口太极图如同磨盘一般缓缓旋转起来,逐渐地将紫玥体内涌现出来的黑气给消磨掉了,一层一层金光逐渐扩散全身。

林漠从她腕上收起手指。

虽然还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不灭金身却与紫玥体内神秘血脉恰好相生相克。

不灭金身诀并不复杂,相反的却是简单到极点,将血气凝练到极致,然后以阴阳聚变相生即可。

如此正符合阴阳相生的大道。

但关键最难之处是在于血气的纯净,血气稍有不纯就会血脉崩裂而死。

所以看似简单,历代却没有人能练成,期间有一半以上的失败几率。

之后的血肉变、骨髓变林漠都是有惊无险地一路走过来。

但是修炼到现在,林漠却很惊异的发现,自己的不灭金身生出的金身灵血竟然和古族的体质十分相近。

古族也是不死之身,也是天生的不死之身,而且在恢复速度上远远胜过了虚境高手的不死之躯。

林漠虽还没有达到不死之身的境地,但他的金身灵血却已远远胜过古族不死之身。

淡淡的月光透过窗口洒落在地上。

紫玥面色灰白,躺在床榻上,体内苏醒血脉中传来异常狂野的呼唤,无数传自远古的记忆纷沓而来。

林漠以金身灵血点化而成的太极印正落在她的心脏,平缓她体内暴动的血脉,却无法阻挡遗失的记忆。

良久,两行淡淡的清泪流淌下来,她伸手轻轻抓紧被褥。

一只大手抓住她细白的手腕,紫玥抬起头来看到林漠苍白坚毅的脸庞。

“漠哥哥。”紫玥轻声道,她有话想要说出来,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雅文吧·-·.·

她和紫潇是不一样的,紫潇在血脉觉醒的时候被林漠以金身灵血吞噬掉所有的记忆,只是残留的些许记忆烙印根本无碍她的本性。

而她的记忆几乎已经全部苏醒。

“不想说就别说。”林漠按住她的手腕,轻声道。

紫玥垂下头来,轻声道:“对不起……漠哥哥……”

“不要说对不起,这并不是你的过错,是天意造成的。”林漠爱怜抚摸着她的发梢,柔声道:“无论你将来怎么选择,我都尊重你的意愿,记住,你是我的妻子。”

紫玥睫毛轻轻地扑闪着,心神彻底松弛下来,悄然昏睡过去。

……

玉京皇城山庄之中。

景德帝与太后正在新开辟的田地内锄草,怡然自得地过着自己的田园生活。

虽然自己两人都已臻至虚境六重天的修为,但他们依然喜欢这种方式陶冶身心。

一个清冷的声音自虚空之中传来:“身为玉京皇朝的太上皇,竟也会干起这种低贱劳作来。”

“这不是低贱的生活。”景德帝头也不回,一边继续锄草,一边淡淡地道:“这是养活自己的手段,况且一边播种一边丰收采割,比那些诗词歌赋要踏实的多。”

说话之间,他已经转过身来,凝视着空中那道充满高傲、冰冷的虚影,露出一抹深刻的冷笑。

“怎么?你们虚神界中的家伙终于忍不住出来了么?古族那帮混蛋刚刚走了。”

“古族?”悬浮在空中的虚影一阵剧烈波动。

景德帝看着这道显现而出的虚影,露出一抹嘲笑,道:“怎么?你们虚神一族不是最讲究身份气度的么?怎么不发飙呢?”

“我不是来和你斗嘴的。”

虚神使者费了极大的心力才压住心头怒火,冷冷地看着他道:“景德,我这次来是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否则的话,你们玉京人皇一脉就会永远消失在这世间!”

“机会?”景德帝露出一抹嘲讽之色:“我们人族堂堂正正屹立在这天地之间,什么时候需要你们给机会?还有,就连你们虚神一族也是源自于我们!居然还能大言不惭。”

“林景德!”虚神使者狂怒咆哮了起来。

一道巨大涟漪向周围猛烈扩散,周围砰砰的炸裂声骤然响起。

打人不打脸,揭人揭短,老谋深算的景德帝竟然直接开口就戳人要害。

这下可真是翻了天了。

虚神使者骤然一怒,方圆千万里内风云剧变,有不少地方甚至开始飘零起雪花来。

景德帝面色阴沉下来,他抬起一个指头遥遥向远处一指,玉京皇朝的中央蓦然冲起一道乳白光柱,浩瀚磅礴,弥卷天地,转眼之间就将整个变色天地全部平抚下来。

“我们人族的机会从来都是靠自己,顶天立地,不是靠摇尾乞怜,从你们这些虚伪的种族手中讨要。”景德帝嘿嘿冷笑道:“你们神界一族怕是已经支持不住了吧?魔神之祖当初的釜底抽薪可是彻底断了你们的念想。”

“林景德!”虚神使者怒喝一声:“你就算不替你自己考虑一下也要为你的子孙,为了你们的子民考虑一下!”

“儿孙自有儿孙福。”景德帝冷冷看着他道:“至于我的子民,更是笑话,他们凭借自己双手劳作,顶天立地在这世间,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什么时候需要我来保护了?虚神使者,我的皇帝儿子又多了两个孙子孙女,长得很可爱,我也很喜欢,但是如果我答应了你们神界的条件,如何对得住昔日远古战场上那些无数牺牲的前辈英灵?”

“别人的儿孙都一样死,我的儿孙就死不得?”

“是以,虽万死而不辞。”景德帝淡淡地道。

“好,好。”虚神使者咬牙切齿道:“你们人族的翅膀还真是硬了!很好!今日我既然来了,那就带着你们夫妇的人头回去吧。”

“我们人族的翅膀本来就很硬。”景德帝深深长叹一声:“只可惜,愚昧太久……”

说罢周身龙袍上忽然升起一道金光领域!

哗啦啦啦!数百万块精魄忽然涌现了出来,纷纷当空炸裂成一团团元气。

虚神使者猝不及防之下,忽然被这道领域给包裹住,景德帝抬手一抓,澎湃的天地元气已然将三人裹住!

下一刻,面前骤然一黑,他们已经来到一处黝黑地域之中。

这片地域之中天空永远都是黯淡无光的,周围只有血与火焰。

虚神使者面色一沉,他蓦然看到不远处一头头地魔,如同野兽般匍匐在周围,四处寻觅着食物。

周围环境领域让虚神使者颇感到压抑。

“这里是地界。”

虚神使者冷冷地道:“想不到,你们竟然跟魔族勾结起来。”

“那又如何?”景德帝对周围的环境视而不见,只是淡漠道:“我族昔年就是因为被你们愚昧蛊惑的太深,没有魔族给了我们这一场惨烈动荡,绝无可能将我们人族彻底唤醒过来!这个道理你都不懂,亏你还是使者!”

虚神使者怒哼一声:“既然这样,那你就去死吧!”

他咆哮一声,忽然右手一翻,无数天地元气漩涡如龙卷风般袭击而来!

黑影骤然一闪,一根巨大指头变得如同山岳一般大小,直直地向他按捺过来!

景德帝和太后双双长啸一声冲天而起!

砰砰!周围天地元气凝成的龙卷漩涡,被两人一举撞散开来。

咯吱一声,这根指头已经点在地面上,坚硬逾越精钢的地面竟被他一个指头就给按捺的塌陷下去!

揭阳市蓝城区人民医院
迁安市人民医院
郴州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宿迁市男科医院地址
兰州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