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轮回王第一百五章红颜劫

2020-01-25 02:31: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王 第一百〇五章 红颜劫

劳拉听説涂山是世界联合派来救助幸存者,转移她们的,心里十分高兴,就带着涂山进到屋子里。涂山跟着劳拉到了里面一看,原来这里面的情况远比他所预想的要残酷得多。只见在房间里,坐着、躺着十几个xiǎo女孩,最xiǎo的也就四五岁,大一diǎn的也不超过十岁。最关键的是,大约有一半以上的孩子都有严重的残疾,有的失去一条腿,有的双眼失明,还有的好像瘫痪的样子。

“这,怎么会这样?”眼前的场面给涂山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跟涂山来的手下一共加一起还不到十个人,可这里不能行动的最少有七八个,要带回去实在是不容易,更何况还要防止在回去的路上有人逃跑。所以,涂山并不打算把这些不能行动的人带回去,他眼珠一转,想到个法子,对劳拉説:“xiǎo姑娘啊,你看我们来这里的军队一共也不到十个,可是你这里不能行动的伤员却有七八个,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带回去,无能为力啊!”

“可是,你刚才不是説,只要还活着,就都可以跟你走吗?”劳拉听到涂山的话,连忙对他説。

“啊,这个,话虽然是这样説,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diǎn兵力根本不能带走这么多伤员,万一要是路上遇到敌人的话,就麻烦了。”涂山故意把事情説得很严重。

看到劳拉在犹豫,涂山连忙对他説:“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先把能行动的人带回去,我再向上头汇报这里的情况,请示多派人和车来这里接剩下的伤员回去。”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幕风听了涂山的建议,想了想,和劳拉商议道。

“好吧,那我留下来,负责照顾她们。”劳拉回头看着那些女孩子们。

“嗯,我也和你留下,也好有个照应。”幕风也説道。

“那可不行,你们也要和我们走!”涂山的一个手下听説劳拉和幕风不跟她们走,怕少了两个人,少得不少赏赐,连忙着急地拒绝了她们。

“嗯,是啊,你们也必须和我们走,这样才安全。”涂山看手下这么着急,怕露出马脚,连忙委婉地説道。

“她们都是我的家人,我是不会撇下她们的,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劳拉回答得很坚决。

“不错,我们是不会把家人留在这里的。”幕风也説道,强烈要求和剩下的孩子们待在一起。

“我説了,那是不行的,你们必须跟我们走。”本来就是伪装的涂山已经开始失去耐性了,嗓门也大起来。

“我説过了,我是不会和你走的。”劳拉也很倔。

“那么,你们就别怪我了,就是用强的,也要把你们带走!”涂山终于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把周围的孩子和幸存者们都吓了一跳。

“我看你不是来救我们的,你是来抓我们的吧?”此时,幕风已经完全看穿了涂山的想法。

“不错,就是抓你们,少废话,跟我们走!”涂山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掏出自己的枪,对准了劳拉,穷凶极恶的他一定要抓走这些幸存者。

“你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想干什么?”劳拉问道。

“劳拉,快跑!”幕风一声大喊,一下子冲了过来,一脚踢向了涂山手中的枪。涂山怎么也不会想到,对方还是十四岁的孩子,竟然有这种胆量和速度,一个不留神,手中的枪居然被幕风给一脚踢飞。

“快跑啊,劳拉!”幕风趁着这个机会回过头,再次种着劳拉喊叫,催促她快跑。

“砰”的一声枪响,一道,红光从幕风的胸前穿过,涂山身边的一个手下对准了幕风的后背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打进了幕风的后背,从胸口穿出,他“扑通”一声脸朝下栽倒在地。

“幕风!”劳拉看到幕风被枪打中,大声惊呼。

“劳拉,快,快……”幕风倒在地上,生命的最后时刻还不忘记叮嘱劳拉离开。

“啊!”劳拉大喊一声,从地上抄起一块瓦片,就冲向了涂山。

此时的涂山却并没注意劳拉的行动,却在骂着开枪的手下:“吗的,你个白痴,谁让你开枪的,你知道少了一个人,会少多少赏赐吗?”正説着,劳拉已经冲到近前,抓着瓦片抬手照着涂山的脸就砍过来。涂山回头一见不好,连忙身子向后仰,脸向一边歪去,但还是慢了半拍。

“扑”的一声,劳拉手中的瓦片在涂山的脸上划出了一道一尺来长的大口子,血一下子喷了出来,疼得涂山大叫一声,手下见状刚想开枪射击劳拉,又怕涂山责骂,只好作罢。

劳拉伤了涂山,刚想转身逃跑,却被涂山一把抓住衣服的后襟。劳拉猛的一挣,本来就稀薄又破烂不堪的上衣被一下子撕成了两半,脱落下来,露出自己雪白的后背。劳拉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地,她刚站稳,身后的涂山已经冲了上来,从后面一把抓住了劳拉的一只手,劳拉一惊,回身用另一只手朝着涂山打去,却被涂山另一只手抓个正着。劳拉身体的扭摆,带动了身前两只玉|乳的抖动,上面的两颗粉红鲜嫩的xiǎo葡萄在雨中显得格外鲜嫩,一张娇美的脸因为愤怒而红晕满面,越发魅力动人。对于经历了长期战争的涂山来説,已经很久没有碰女人了,尤其是劳拉这样美艳动人的纯洁女孩,刺激得他浑身上下雄性荷尔蒙猛升,他感觉下身的某个部位突然膨胀了好几倍,仿佛要爆炸一般。他一把抱起了劳拉,就往屋子里走,一边大笑一边喊道:“哈哈哈,好久没有享受女人了,今天可有口福了!”

“畜生!我和你们拼了!”一个幸存者中的老爷爷看到涂山如此的恶行,气的直骂,抄起一块石头,就要朝着涂山丢去。

“砰!”又是一声枪响,老人被一枪打中,倒在了血泊之中。

“老头子!”老人的老伴见到老人被杀死了,一把扑在老人的身上,放声痛哭。

“混蛋,我不是説了吗,不许开枪,不许开枪!”涂山听到枪响,回头朝着自己的手下骂道:“她们要是不老实,就给我打!”説完,狂笑着抱起劳拉走进了一个无人的房间,将劳拉一把丢在一张桌子上。

“姐姐!”身后传来了孩子们的哭声和叫喊声。

“混蛋!”劳拉一边骂着一边用手拍打着涂山。可是毕竟,劳拉还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孩,又怎么是涂山这个孔武有力的职业军人的对手,很快,自己就被涂山扒了个干净,露出修长白嫩的双腿和下身因为被雨水湿透而略泛晶莹的草地。涂山一眼就看到了劳拉下面那嫩的出水的xiǎo美鲍,双眼就像喷火一样,三下五除二的甩掉自己的裤子,掏出因为膨胀而变大的黑棒,掰开劳拉的双脚,朝着劳拉的下面猛的兑去。

“啊!”劳拉疼的大喊一声,从下面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涂山一次又一次如猛虎下山般在劳拉的身上凶猛抽动,双手还不断地换着花样的拧、转、摆着劳拉的一对酥胸,劳拉就感觉自己的下面被一个巨大的物体在如同捣米碾面般击打,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摧残令自己痛不欲生、羞愧欲死。鲜红的血液伴随着分泌物从劳拉的身体中流出来,将劳拉的身下和地下都染红了。

。。。。。。

当劳拉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四面都是透明墙壁的立方体格子里。其他能行动的幸存者们见她醒来,连忙靠拢在她身边。劳拉仔细一看,所有的人都被迫光着身子,透明的格子正位于一个巨大的实验室的中央,而他们这些人俨然就是实验室内的一群待宰的xiǎo白鼠。

“我这是在哪里?”劳拉问大家。

“世界联合的秘密实验基地。”一个幸存者回答。

“我的那些妹妹们呢?”劳拉连忙想起还有许多孩子没有被带来。

“她们?”一个幸存者老奶奶鼻子一酸,説不下去了。

“她们怎么了?”劳拉看老奶奶的神色不对,连忙问道。

“她们全都被杀了!”一个女孩对劳拉説,説完,所有的孩子都哭了,其他幸存者也在抹着眼泪。

“啊!”劳拉痛苦地大喊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就在这时,实验室的门外传来了一阵喧闹声。实验室的门打开了,一对身穿实验服装的人走了进来,他们手中还拿着武器,来到了透明立方体的中间,按动开关,打开了透明立方体的入口。接着,这些人进入立方体中,抓了几个人质,把她们带走,引得里面一阵大叫。

“你们要干什么?”劳拉大声质问道,双手死死的抱住一个女孩,不让她们将她带走。

“呦,看来还挺有感情啊,那就一块带走吧!”实验人员説着,将劳拉和那个女孩一起拖了出去,将她们身上罩上实验服装,带出实验室。

他们带着劳拉这些作为试验品的人们走在偌大的长廊里,两侧是圆弧形的不满各种电子设备和监视系统的金属墙壁。走了一会,他们停下了脚步,停在一处,一个实验人员按动墙上的开关,透过指纹识别,电子门打开,原来里面有另外一个更大的实验室。

劳拉她们被带到实验室,被关进另外一个立方体中。她们透过立方体在向外张望,观察外面的动向。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男人穿着白色的实验服装,在一个似乎是操作台的装置面前不停地在调试参数。

这时,一个健壮的男人被一干实验人员带到了一张实验台上,被按倒在上面,实验台上冒出了金属环将他的手脚四肢、腰部与颈部全部绑了个结实。

接着,试验台上方落下了一个机械臂,机械臂的前端装着一个容器瓶,瓶子中有不知名的黄色液体。只见,机械臂落下,尖端冒出一个针头,一下刺在了男人心脏的位置,黄色的液体被一股股地注射了进去,那男人疼得撕心裂肺的哭嚎大叫。

操作台前的那个劈头散发的男人按动操作台上的一个开关,从实验台下升起两只长长的发射器的螺旋尖头,对准那男人的太阳穴发出两道光波,“嗞嗞”作响的光波一射到男人的身上,那男人就开始都动起来。紧接着,他的肌肉开始膨胀,脸部和四肢也开始变形,转瞬之间,一个大男人,已经变成了一个长嘴獠牙的野猪般的怪物。

“哈哈,第193个试验品,终于成功了,原来布尔兹光波的波长要配合不同人类的生物场能的波长才能起到催化作用啊!”长发男人一边説着,一边用激光笔在电子屏上作下记录。

这时候,那野猪般的男人竟然挣脱了束缚,挥动双拳,一下将他身边看守他的两个实验人员的脑袋击碎,霎时间脑浆崩裂。之后,拥有怪力的他朝着长发男人那里咆哮着冲过来,那长发男人用余光扫了他一眼,一diǎn也不害怕惊慌,抄起试验台边上的一把手枪,手枪的上面向前着一颗发光的圣堂。

“咻”的一束黄色激光打出,正打在野猪的身上,那怪物惨叫一声,倒在地上,随即开始变身,变回人形,在他的右肩上有一个被激光穿过的伤口。

“好了,把他带下去关起来,让他好好休息,这可是我们难得成功的兽化人实验品呢!”长发男人看着变回人身倒在地上的那人説道,“对了,是不是该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他想了想:“你是野猪形态的兽化人,就叫你野猪怪吧!”起的名字还真是简单随意。

野猪怪被带走了。长发男人的脸转过来,看到了身后被新送来的几个试验品,笑着説道:“好了,接下来,我们还是来实验一下昆虫种的兽化人吧,毕竟我们关于昆虫种的实验还从来没有成功过,看看这一次,能不能有diǎn突破!”

江汉大学附属第三医院
内蒙古自治区中医医院怎么样
四川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上海那几个医院治牛皮癣好
临沂妇科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