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情动九天 第二十五章、砍柴

2020-01-17 02:52: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情动九天 第二十五章、砍柴

曾尔自南天岳回去后,将南天岳的所见修书一封,快马送往京都欧阳恒通处,曾尔来惠远镇时欧阳恒通再三叮嘱其注意南天岳的情况。

欧阳恒通收到信,反复看了几次,喃喃自语道:“这帮子人去了哪里,我的仙书呀,连紫云都不在南天岳”。紫云道长在曾尔去南天岳时,刚好去莲花山救助瘟疫传染的众人,所以曾尔没遇见。

欧阳恒通现在已经毒死了太后,虽説费了diǎn力,现在成功控制了大夏的朝廷,年幼的帝王成了其傀儡。

其很快回了一封信,嘱咐曾尔死盯着南天岳,一有动静随时上报。

欧阳恒通可谓春风得意,一举剪除了对手,打败了北方的各国,拓展了疆土。美中不足的就是紫云、南宫七等人不知去向。

天照每日都是除了吃饭就练功,这天晚间回房翻翻枕头,木马不见了,去了哪里,到处都找遍了,还是找不到,这可是子青送的心爱之物,坐在床上回忆,应该就放在枕头下没错,难道是被人偷了。隔壁的曾伟业等四人正xiǎo声説笑,前袭荫卖弄道:“那xiǎo子成天拿着个木马,当着宝贝似的,不知道他找不着木马是什么样的心情”几人发出得意的笑。

天照一听明白了,原来是这xiǎo子偷了,难怪刚进来时见其神色慌张的出去,顿时火起,走到隔壁房间,抬腿一脚踢开门,惊得几人战战兢兢,曾伟业后退几步,神色大变:“你要干什么!”带来的两名护卫“噌”的一声拔出刀来,护在曾伟业身前。

天照目标不是他,直奔前袭荫,前袭荫吓呆了,连躲闪都忘记了,被天照一把揪住,天照眼神冰冷,厉声问:“我那木马哪里去了,是不是你偷去了?”

前袭荫动弹不得,哪敢承认:“我没拿。”

露之贵等几人都见识过天照的本事,虽説其个字高了天照一头,但是十分畏惧不敢靠拢,连话也不敢多説。魏太彪转身跌跌撞撞跑出去,显然是去请老师去了,只有曾伟业远远道:“你有什么证据説是他偷的”

天照大声道:“我自然不会找错人。”

前袭荫声音颤抖道:“快放开,我没偷”其面色已经变了,变得惨白,心里十分怨恨,无计可施。

天照不愿暴露是偷听的,道:“我知道是你拿的,如果你今天不拿出来,就去死吧。”右手卡住其脖子,使了一diǎn劲,只一会那前袭荫就翻了白眼,天照当然不是想要其命,将手松了松,让其喘口气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不説就去死吧!”

前袭荫喘气不止,内心十分惊惶,眼睛咕噜噜乱转,眼看着曾伟业,这唯一的救星,但是其还是不敢招认,如果承认了怕万一天照下手就难逃一死,其可怜巴巴的样子:“救我!”

护卫曾伟业的两人准备向天照动手,曾伟业示意不要轻举妄动,他是知道天照的厉害的,吃过亏,心有余悸。他对于前袭荫也不想多管了,免得火烧眉毛。曾伟业躲在护卫的身后脸上掩饰不住的惊恐道:“你把木马给他。”

前袭荫后悔招惹了这个魔头,见没有人敢救自己,连主子都不敢救自己,无奈只好説实话:“我没偷,从窗子仍了出去”

天照一脚将其踢开,狠狠扇了其一耳光,声色俱厉:“回头再找你算账。”

説完去找丢失的木马去了。

前袭荫无比委屈的哭着,曾伟业上前安抚道:“不哭了,魏太彪去请人去了。”

前袭荫哭泣道:“我们吃了他几次亏了……”

曾伟业上前安抚道:“这xiǎo子有几分蛮力,下次我一定给你报仇,但我们要暗中进行,相信我,我一定会给你出气,让其尝diǎn苦头。”其信誓旦旦的保证,前袭荫这才抹抹鼻涕站起身来。

曾伟业眼神掠过一抹狠毒之色:“敢欺负我的人,你等着!”

夏天的夜晚不是很黑,天照搜寻了一会就找到了草丛中的木马,就像寻着了祖传的宝贝,将其泥土擦拭干净,放在怀里。

魏太彪叫了紫木,紫木赶来后对着天照大声斥责道:“你呀无故殴打同门师兄,简直就是捣蛋的人。”

天照辩解道:“是前袭荫先丢了我的木马,我才动手的。”

紫木最不喜训话被人打断,脸上一沉:“我没问你,谁叫你説话,现前袭荫的右脸还红肿着呢,你一diǎn伤也没有。”

转头问前袭荫:“是不是如此?”

前袭荫声若蚊蚋:“是的我差diǎn被他掐死”

“一个木马就随便打人,随便掐人你等着,我禀告掌门好好的收拾你。”

紫木几人聚在掌门房间。

掌门听了紫木的汇报,眉宇间有了一丝忧虑:“清威这xiǎo子,简直目无道规,才刚来多久,就惹了两次事,将其禁闭三个月,面壁思过。”

紫研道:“清威学道领悟快,比其他人吃得苦,我观察其秉性不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修练的苗子,况且是前袭荫先招惹他的,xiǎo孩子之间的争斗再寻常不过了,大师兄这个弟子”

紫木愤愤然打断了紫研的话:“大师兄的弟子怎样,不处罚岂不乱了套。”

掌门也diǎndiǎn头道:“玉不琢,不成器,也不能放纵。”

紫火摇摇头,宽阔的脸上肥肉不住的抖动:“那xiǎo子确实不错,但禁闭三月太长了,xiǎo孩子之间的吵吵闹闹,没有必要如此严厉。”

紫木神色阴沉如水,双眼露出一股冰冷的光芒:“不给diǎn苦头让其尝尝,以后很难管理。”

紫研对这些xiǎo题大做的事简直不敢苟同,瞪大了双眼:“就是一diǎnxiǎo事而已,至于吗,大师兄刚离开,大师兄离开前説要我们照顾的,他回来后知道这情况,不好吧。”

掌门犹豫了一下,眼里精光一闪而逝,面色开始变得缓和:“那就不禁闭,罚他早晨与清泉三人一起砍柴。”

对于这样的处理紫研还不好再説什么,但是其心里纳闷了,这紫木怎么还紧紧盯着这件xiǎo事不放。

清早天照与清泉等三人拿了砍刀,挑木材的扁担,早早出门,一出门往左拐,有一条还不算窄的路往左弯弯曲曲延伸,也不知道通向何方,路是在山脊正中,两边有不高的灌木丛,荆棘丛生,天气不错,鸟鸣花香,清风徐徐,极目远眺,群山苍翠欲滴。

这是一个不错的差使,成天对着四个令人讨厌的人,出来散散心也不错。走了有一里地,见左边有一山峰高高屹立,比南天岳的山峰还要高,其上林木葱茏,山巅处是光滑的石壁,其间有一个石洞,但洞口被藤萝遮掩,不注意还看不清。

天照正观望,清泉叫道:“师弟,路还远着呢,回来晚了可吃不到饭。”清泉年纪比天照大一岁,脸上白净。

天照赶紧加快步伐,跟上了几人,又走了近两里地,路两边这次全是密密的高大树木。

“就是这里了”清松道。清松又黑又矮,一副憨厚的模样。

几人放下扁担,拿了砍刀,找准树木就下手,砍柴有学问,大的不行,砍的时间长,砍下后也拿不走,要专选大如手臂粗细的最好,天照先歇歇看看他们怎样子砍柴的,见瘦瘦的清松,砍到一棵xiǎo树,一连要几十刀,天照提了砍刀,用力砍去,粗如臂膀的xiǎo树应声而到,一会功夫砍到几十棵,把清越惊得合不拢嘴:“清威师弟,你太厉害了。”清越皮肤白白净净,身材瘦瘦的,説话总爱面带笑容,也是一个出家弟子。

才一会,砍到的木材堆得高高的,清泉道“够了,不要砍了。”几人把砍到的xiǎo树,弄成一样高矮,用山藤捆了,用扁担插进去,一头一捆,四人挑了回去。这砍柴的活轻轻松松,对于现在的清威来説,一diǎn也不费力。这山路崎岖不平,时高时低,遇到坡坎时矮矮的清松十分吃力,耽搁不少时间,天照见其费力时放下自己的担子,回头主动为其帮帮忙。

清越面带笑容道:“哎呀,今天节约了大半的时间,早早回去,还可赶得上去参加武修课。”

黑黑瘦瘦的清松感激道:“清威师弟你要早一diǎn来多好,我们也不会这么累了。”

清泉一本正经道:“我们修炼之人就是要多历练,多吃苦,这diǎn苦算什么”

清越笑虐道:“行了,你呀不讲你那大道理会死?!”

逗得几人大笑,笑声在山间飘荡,惊起几只鸟,扑扇着翅膀飞上了空中。

但今天确实回来早,很快就完成了砍材的任务。清威还有些喜欢这活,也喜欢这几个xiǎo伙伴了。

深圳博爱医院钟艳
佛山市南海经济开发区人民医院
长春治牛皮癣的专家
治疗牛皮癣海口哪家医院好
泰安治疗卵巢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