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神话纪元 第三百章:雷瑞阳之死

2019-10-12 21:2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话纪元 第三百章:雷瑞阳之死

“您是说雷处长有危险?”旁边的中校军官连忙问道。

“肖长明比你们想象的更强大。以雷瑞阳这种实力追上去只能送死!”陈守义毫不客气的说道。

中校军官闻言顿时脸色大变。

对方作为一名武师,又是第一个发现肖长明不对的人,他心中本能的相信陈守义的判断。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军方这次布置显得相当仓促,完全预估不足,以为光凭着陈守义和雷瑞阳两人,就可以把他拿下。

当然这个方案,也不错,但显然低估了肖长明的警觉以及实力。

这样的强者,若是一心想逃,这种低密度的火力布置根本没用。

陈守义看向街道上留下的两排坑洞,混泥土都已经化为粉末,其中一排坑洞直径足有一尺,显然是肖长明留下的,另一排坑洞小的多的,则应该是雷瑞阳。

不过他丝毫没有追过去的意思,从枪声开始,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快一分钟了,一分钟时间,足够肖长明跑出数公里远了,甚至已经逃离安全区。

好在附近就布置有一架直升机,作为对方一旦逃脱时的补救措施。

一群人立刻行动。

直升机位于附近的一栋大楼的天台上,陈守义原以为只是一架普通直升机,没想到却是一架武装运输直升机。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庞然的直升机。

这是一架长度堪比篮球场,高都有两层楼的钢铁巨兽。

左右两个蜂巢火箭弹发射口内,已经装满了火箭弹,在加上中间的一门六管机炮,这架武装运输直升机显然拥有着不小的火力。

两名驾驶员早已坐在驾驶舱就位,等所有人一登上运输舱,直升机就迅速起飞。

登陆直升机的共有十五人,都是军方武者。

所有人都气氛消沉,只有运输机巨大的噪音嗡嗡的响起,显然这次的肖长明事件,对所有的军方武者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若是连雷瑞阳都身死,军方武者和民间武者的实力对比,恐怕将会彻底的颠倒过来。

陈守义坐在位置上,查看下属性面板。

力量:16.3

敏捷:16.2

体质:16.4

智力:14.5

感知:14.1

意志:15.1

能量积累:3.1

和数天前相比,他敏捷又增长了0.1,但他心中却清楚,这增加的0.1水分有多大,只是恰好处于数值变化的边缘,实则实力增长不多。

除此之外,他的感知和意志也提升了0.1。

不过这不属于硬实力,对实力的增幅有限。

他最后留意了一下能量的积累。

自从上次又吸收了一个神性后,他的能量积累速度又加快了一些,但增长不多,只是从每天0.15增长到0.16,聊胜于无。

陈守义关掉属性面板,便闭上眼睛,到时候很可能大战,他要调整一下状态。

比如进入记忆虚拟世界,热一下身。

……

一个肖长明抱着妻子,在街上高速移动,身体如鬼魅般灵活的避开行人。

不时响起尖叫声。

“长明,这是怎么了,士兵为什么攻击我们?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肖长明的妻子惊惶道,狂风吹得她头发飞扬,眼皮子都有些睁不开。

肖长明沉默好一会,才声音沙哑说道:“别担心,我们会没事的,谁也杀不了我们。”

他惨白的脸上带着一丝阴郁,相比于黑夜,在白天他还是能勉强保持正常。

“我们是在逃亡吗?”妻子轻声道。

肖长明没有说话,闷头奔跑。

“菲菲怎么办?”

菲菲是他们的女儿,还在读初三,一大早就去上学了。

“她还是孩子,不会有人拿她怎么样?”肖长明冷声道。

妻子不再说话,头依偎在他怀里,感觉丈夫已经停止的心跳,阴冷的身体,以及隐隐传来的尸臭味,她心中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事实上,自从丈夫第一天回来,她虽然惊喜,却敏锐的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

憔悴、烦躁、不安。

他开始回避自己,也不再一起吃饭,他变得喜欢黑暗,喜欢独处,性格也越发怪异,时常如神经质般自言自语。

原来自己的丈夫,真的已经死了!

死在了一个月前。

不过她并不在意,无论他丈夫是人是鬼还是变成了怪物,她都不在意。

只是他在就好。

身后的雷瑞阳紧追不舍,两者距离正在迅速的拉近:“肖长明,你这个蛮神的走狗,你背叛人类,你逃不了!”

他向来性格爆裂,为人霸道,绝不容许肖长明在他眼皮底下逃脱。

为了应对河东市的接下来的围剿,肖长明的奔跑速度并不快,只是堪堪维持在五十米每秒左右,这样的速度,普通的交通工具,追不上他,同时对他而言,也消耗不了多少体力。

肖长明闻言脸色闪过一丝狠戾。

找死!

他随手抓住一个行人的自行车,直接把行人甩飞半空,下一刻,手臂向后一抡,自行车猛地朝身后的雷瑞阳扔去。

空气呼啸,自行车以超音速旋转着朝身后七八米外紧追不舍的雷瑞阳迅疾飞来

雷瑞阳脸上的怒意还没消去,就面色急变。

他本就在全速奔跑,这一下完全猝不及防,根本无法躲开。

刹那间,自行车就重重地砸在他胸口。他身体如被炮弹击中般,倒飞而起。

伴随着一连串密集的骨裂声,他足足飞行了二十余米,一路撞飞十几个行人,最后撞到一家店铺的墙壁,才停了下来。

“妈的!”

雷瑞阳迅速站起,快步走到街上,忽然口中猛的喷出一大口鲜血,血中还隐隐夹杂着碎肉。

他身体晃了晃,重新笔直站立,脑海嗡嗡作响。

他渗着血丝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四周四散逃奔的行人,脸上带着异样的潮红,他感觉仿佛在看着一场黑白古老的默剧,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这时,他耳朵似乎听到咝咝的水声,下意识低头看了眼。

便看到胸口自己的胸口破开了个碗口大小血洞,大量的鲜血正喷涌而出,除此之外,胸口也凹陷一大片。

这……这不可能!

他脸上带着一丝不敢置信。

脚下一软,身体摔倒在地。

河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浙江牛皮癣
遂宁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河南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浙江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