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吞噬世界之龙第五十章低喃的梦呓

2020-01-29 07:57: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吞噬世界之龙 第五十章 低喃的梦呓

人类世界,某个偏僻的小村庄旁边的高山深处。

在这个小村庄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在高山深处居住着一位神秘的女巫,她从来不露面,也没有人见过她出现,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只有当有人试图向她求助诸如婚姻、捕猎、驱赶凶兽之类预言帮助的时候,她才会在自己所居住的茅草屋之内,隔着一堵墙用声音向别人给予一些启示。

而当求助者得到了启示之后,便会给女巫留下一头羊、或者一头牛,又或者是其他一些珍贵的货物作为报酬。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数十年,一直都没有改变过。

而这一日,又有一位迷茫的求助者来到了这里,寻求启示。

“神秘的女巫啊,请告诉我,这个孩子的未来究竟会如何……”

衣着简陋的年迈农夫,一只手牵着一头山羊,另一只手拉着一个年幼的男童,敬畏的问道。

这个农夫对于女巫的敬畏是从幼年就开始的,那时他甚至还不怎么记事,便耳濡目染的从父母和长辈的口中听到了许许多多的关于女巫的传言,从而在心底里对于女巫有了深深地敬畏。

而前来这里,也是为了能够向女巫询问自己这个钟爱的小儿子的未来究竟如何,是否有什么危险,又是否能够躲避。

而在他的面前,简陋的茅草屋之内,良久之后传出了一个低沉而苍老的女声。

“他将会成为一位勇敢的战士,未来,他的名字注定将会响彻四方。但是,待他成年之后,便将会有那难言的厄运降临到他的头上,令他痛苦万分。”

听到前半段,年迈农夫的脸上先是露出了欣喜,而当听到后半段之后,他则变得惊慌了起来。

“那……那我应该怎么办……”

手足无措的农夫顿时慌了手脚,而一旁的小男孩则困惑的看着他的父亲,尚不能明白这一切的他,还不明白面前的茅草屋里说的话和他的父亲究竟是在说些什么。

“……记住,他必不可杀害一头正怀孕的母鹿,如此,便可以逃离这一未来。”

茅草屋之内的人沉吟了许久之后,才出声说道。

千恩万谢之后,在恭敬的留下了那头羊之后,欣喜的农夫带着自己的小儿子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时之间,茅草屋外回归到了平静当中,唯有莎莎的风声。

良久之后,简陋的木门才被推开,露出了门扉后那只纤细而白皙的手臂,以及手臂的主人——一位身上罩着黑色斗篷的女性。

身上披着黑色斗篷的沉默女性,看不清她的面容,她只是走出门外,然后将山羊牵进了茅草屋内,再把柴门关上。

简陋的茅草屋内,一片漆黑,只有从狭小窗口中射入的少许光线。

而里面的一切更是少的可怜,少数必备的生活的用品和干稻草垫成的床铺,就连陶器也仅有一个用于承水的陶罐,仅此而已,毫无疑问,这种生活绝对是称得上艰苦,但女巫却毫不介意,她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清苦生活。

一杯水,几块黑面包,这便是女巫一天的全部饮食了。

手中放开了牵羊绳子,然后用手褪下了笼罩在自己头上的斗篷,女巫露出了一副年轻而美丽的容颜。

明亮而平静的瞳孔,绯红色的修长头发,柔顺的披拂在双肩之上,配合那匀称的体型,使这位女巫看起来更像是一位安和淑静、不染烟火气息的年轻少女,而非是一位为世人解答困惑、揭示预言的神秘预言者。

年轻的红发女巫面对着自己面前一个小小祭坛之上的纯金雕像,缓缓跪下,然后双手紧握,放在胸口,喃喃的祈祷着什么。

在她面前,神秘祭坛之上的纯金雕像几乎和整个简陋茅草屋完全不相配,这个雕像看起来仿佛是一条盘踞着的蛇,蛇的姿态和气势,都透露出一种漠然与冰冷的气息,精致的栩栩如生。

为了制作出这个雕像,这个能够配上她主人身份的雕像,上百年来,这位曾经亲眼见到了尘世巨蟒耶梦加德的哑女,费尽了自己的全部心力,才得以有足够的资金制作这么一个纯金制的雕像,为此,才不得不节衣缩食,以至于成了一个习惯。

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向她的主人献上她的崇敬与信仰。

而当简单的祈祷结束之后,她便从祭坛之上,取下了一柄锋利的匕首。

“咩~”

一旁,羊茫然叫着。

……

没有太费力,娴熟的技术让她轻易的便将这头羊肢解成了一块块的皮毛与肉。

她知道,她的主人会喜欢这些血肉的。

恭敬的将这些血肉作为祭品、献祭在了祭坛之上后,少女再次开始了漫长的祈祷。

“'AI_C_GNAIIH,Y_GOF'NN、Y_HRII_ULN!(我的创造者,您的后裔、您的仆从在此呼唤你!)……”

少女虔诚的祈祷着,即使她所祈祷的对象从未回应过她,她所祭祀的血肉也从来没有被品用过,她也依然始终坚持祈祷着。

上百年来,纵然人类王国兴盛又毁灭、村庄诞生又消失,一代代的人群出生又死亡,但她也从来没有放弃过祈祷和祭祀,因为她始终坚信,她的主人、她的创造者一定听到了她的祈祷。

而证据便是她耳后那些细碎的蛇鳞,和身体各个不起眼角落里所生长的蛇鳞,以及那双竖立的蛇瞳。

每当她祈祷的时候,那些蛇鳞都会在轻轻地震颤,亦如是某种巨兽低喃的梦呓声,正在用这种方式回应着她。

这些蛇鳞已经证明了她早已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人类哑女了,或者说,当她目睹了那震撼世界的宏伟场景之后,那个人类哑女便已经死去了,取而代之的则是借由哑女血肉、混杂了人类灵魂与巨蛇力量的非人生命。

青春不老的容貌、长生不死的寿命……都只是这一产物的附属品。

正如她的祈祷词一般,大蛇耶梦加德便是她的创造者,是她的父亲、是她的主人,而她则是大蛇的后裔、大蛇的仆从。

她早已不可能再回去了,因为她的全部身心都早已是属于她的主人——耶梦加德的了。

亢长的祈祷词结束之后,饮下少许的清水,吃下一小片黑面包之后,她便开始准备睡觉了。

躺在稻草构成的床铺之上,少女的口中再次喃喃祈祷着短小的祷语,便陷入到了深沉的梦境当中。

而在她身旁的祭坛之上,纯金的蛇雕像,如有活物一般冰冷的俯瞰着她。

……

“……”

耳畔,宛如有谁在歌唱,又似乎是有人在低喃。

声音模糊不清,只让人觉得悠扬而震撼,仿佛是从天穹之上传来的天籁,而伴随着天籁之音的,则是某种巨兽沉睡时的呼吸声,那种低沉的呼吸,令人由衷的感到了彻骨的颤栗。

“……”

身旁一片模糊,好似白雾笼罩,昏沉的意识令少女无法清晰的感受身旁的这一切。

巨兽的沉重呼吸声在耳畔响起,伴随着莫名的低喃和好似梦呓声,少女在这白雾当中茫然的游荡着,好似在云中,又好似是在梦中。

那令常人感到颤栗的呼吸声,却令少女莫名的感到一股安心和痴迷感。

不知游荡了多久之后,少女才突然之间想起了一件被她下意识所忽略的事情。

“这是在哪里……”

而当这个念头生出的那一刹那,刹那间,原本安宁的一切陡然之间破碎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狰狞、恐怖、暴戾,好似是被在白雾当中沉睡的巨兽被惊醒了一般。

莫名的巨大恐惧感与颤栗感瞬间笼罩在了少女的心头,上百年来所积淀的冷静与智慧,在这种源自生命最本能的深深恐惧感根本不值一提,瞬间便被撕成了粉碎。

身体瘫软的倒在地上。

牙齿不住的在发抖,身体在颤抖,但与恐惧感所一同生出的,则是一种深深地狂热崇拜,少女意识到,她终于再度看见了……

“吼!!!!!!”

震撼天地的吼声撕开了笼罩了万物的白雾,露出了笼罩在白雾之下的真实……

在浩瀚的天空当中,恐怖而狰狞的瞳孔,冰冷的俯瞰着身下的万事万物,覆盖着无数鳞片的身躯在静静地舒展开,几乎将视野当中的一切都给覆盖进去,长长的尾巴在空中随意的轻轻摆动着,令整个世界都在为之掀起风暴。

目之所及,从头顶的正上方,乃至最远方的地平线,整个天空都被这头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兽所覆盖。

或者说,它既是天穹。

而看着头顶的天穹巨兽,瘫软在地上的少女的脸上却露出了深深地激动与狂热。

一如少女曾经所见到过的,那令她终生难忘的那一幕一样……

她所全身心信仰的主人,终于感受到了她的呼唤。

(文中的祈祷语,不是地球上的任何一种语言,而是用克苏鲁神话当中的拉莱耶语,经过作者自行编写的,纯粹增加氛围。)

融水县人民医院
寿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杭州好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威海治疗牛皮癣价格
上海白癜风好治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