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替民工讨工钱包工头被殴

2019-11-09 20:00: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替民工讨工钱 包工头被殴

【核心提示】 8日早上,厦大漳州校区一个工地上的工人向本报反映情况,称他们的包工头前晚被建筑公司的工作人员打成重伤。工人说公司拖欠他们多个月的工钱,包工头替他们讨工资时就被打伤,而公司称是包工头挪用了工人的工钱。包工头承认了挪用的事实,但他说详情非公司所言。

工人诉苦6月份的工钱也没领到 当到达厦大漳州校区北门后,便与报料的李先生联系。据李先生与其他三名工人说,平潭二建所承建的厦大漳州校区C1-C4公寓楼项目部已拖欠了他们两个月的工资。上周工人找平潭二建领钱,该公司说这周一就会发。7日下午6点多,平潭二建通知他们来领钱,于是100多名工人便在项目部排队领钱。然而到了晚上10:20左右,公司又说有身份证的发,没身份证的不发。于是,100多名工人的包工头王天平便进去跟工作人员协商,那些没身份证的工人由他确认发钱,结果有一位姓曾的工作人员便打了王天平四拳,将他打伤。由于门口被保安及工人堵住,王天平的堂弟便打碎玻璃想爬进去帮忙,结果手被扎出血。现在两人均在漳州的厦大医院住院治疗。 一名工人告诉:到8日为止,仍有20多名工人连6月份的工资都没领到,很多工人穷得连生活费都没有。由于工程已结束五六天了,工人领不到钱,想走都走不了。医院目击病人伤重却没钱做CT 当来到医院时,包工头王天平及其堂弟正躺在床上。王天平趴在床上,面容憔悴,不时地咳嗽,吐出的痰还带有较浓的血丝,衣服上则是血迹斑斑。他的堂弟的两只手都缠着绷带。据王天平的堂弟说,因为公司没发工资,很多民工没生活费,他哥也没钱,所以没办法做CT检查。 随后,从医生那了解到,从目前的情形看,王天平脑部受伤,出现了头晕、恶心、呕吐的症状,怀疑是脑震荡,至于脑内有没有出血、器质性病变则要等到做完CT后才知道。但由于现在病人与公司还没有理顺关系,病人没钱做CT。关于王天平的堂弟,医生称他只是右手小静脉、小动脉血管和肌层断裂,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公司说法包工头挪用工人的工钱 当正在医院进一步了解情况时,平潭二建公司项目部庄经理等一行人赶了过来。庄经理说,发生打架的原因是当时发工资时,王天平带工人起哄,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 庄经理告诉,以前公司跟王天平都是按合同来结算工钱的。公司按完成任务的平方数,把钱拿给王天平再转发给工人,而王天平跟工人是按天数算工钱的。公司从来都没有拖欠他的钱。后来是因为公司发现王天平并未把钱发给工人,而是把钱用到非平潭二建公司负责项目的工人,这才引起了公司对他的不信任,才要让工人一个个来领工钱。庄经理强调工人的钱没发的原因是王天平管理不得力,而且公司以前拿给他的钱也远远超过了他为公司完成的任务。至于那些没有身份证的民工,公司则认为要经过王天平确认才能发。工头解释因公司缘故才亏空工钱 在医院,此时相对清醒的王天平也承认自己亏空了一部分工钱。但他告诉,这部分亏空主要是由于买了一些赶工设备、应公司要求赶工期额外增加的工钱、图纸更改、公司材料欠缺等原因造成的。王天平还说,当时公司愿意增加钱,但到现在一直都没兑现。所以他只能先给不熟悉的工人发工钱,而熟悉的工人只好先拖欠着。 对于发生冲突的原因,王天平解释说,拖欠部分工人的工钱经他跟公司相关领导多次求情后,同意由他拿设备押着,公司才先发工钱。另外由于公司原因额外增加的工作量,双方也同意由公司现场的工作人员统计,但现场的工作人员一直不肯配合统计。7日晚发生冲突前,工作人员不给没有身份证的人发工资,他也答应由自己确认身份后才发,但那位姓曾的工作人员一拳便把他打晕了。

□后记

昨晚获悉,前晚,王天平因为病情恶化,已转到龙海医院做进一步治疗。而两个月的工资也都已经发到100多个工人手里。 至于整个案情,具体谁是谁非、谁先打人、为何打人,漳州公安局南太武派出所已介入调查此案。警方告诉,具体案情仍在调查中,他们将尽快破案,本报将继续关注。

导报 蔡力 实习生 王泽金 游高鸿 文/图

租房资讯
节能
安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