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互聯網與音樂行業雜談

2019-11-08 18:55: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那日在海内回复郑治的文章《版权邪恶還是盜版邪惡》,海友周志军继续在海内里与我有一些相互的回复,不便把封闭社区里他的回复也转贴过来,只将我回复的内容转到我博客上,有些因为没有周兄的文字参照,看起来会有点儿不连贯,但多少还是表达了一些我的想法:

分割线

14:00

中国其实没有所谓的版权业,传统音乐行业也未工业化,我从不觉得这样的豆腐渣产业消失有什么可惜实际上,周兄大概并不知道我一直以来痛惜的是什么,当音乐本身都已经义无返顾地牺牲了,她所衍生的那些产业死掉真是无所谓了如同一位婀娜的少女车祸夭折,我们去痛惜她的衣服被毁一样我以前有过一篇文章《灰姑娘死了,水晶鞋还有鸟用》,有兴趣周兄可搜来看看

我明白周兄是对那些海盗式的资本积累看不惯,我也一样,但这其实就是中国的现状,中国的海盗们喜欢用劫富济贫做幌子中饱私囊,他们这种方式阻碍了音乐行业与互联行业的真正合作

这真是个复杂极了的问题,需要我们冷静的、职业地分析它我希望周兄能明白我这段回复的核心概念,我们痛惜的不该是版权、制造业甚至那些科技人才由于我个人在音乐问题上比较偏执,不适合去兜售那些不合时宜的理论,就不多说了

19:58

一个无能的孩子是不能靠一笔丰厚的遗产聪明起来的国外建立起的版权管理制度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是一笔遗产,中国的音乐行业就象那个无能的孩子,他不知道该怎么用这些遗产,但有人偷的话他肯定不干,他需要的是有人告诉他怎么来使用,而不是用来买一屋子棒棒糖

01:43

周兄没懂我的意思,怪我把话说得太文艺吧高喊盗版万岁的人其实根本不会为周兄几句铿锵有力的怒喝而感到汗颜,PK之说也只是发泄下周兄的愤懑而已自从互联开始从传统音乐行业的碗里夺食,争论与分析就没有停歇过,关键是在中国倒底有几个人在真正积极地寻找新的模式我和一些做音乐站的人有过接触,实际上即便那些并不是以海盗心理出发投身互联音乐服务的人,在自己的消费体验中已经被惯性模糊了分享与偷盗的界线

22:12

其实这样的话题我们不该在封闭社区里讨论不管我们的想法是否正确或可行,让更多的人听到才会有效果

07:20

那天有个朋友在Gtalk上跟我说到黑车黑车侵害的是正规出租车司机的利益,但是乘客明知道黑车是违法的,为什么还会坐呢因为便宜,可以讨价还价,对于乘车本身,又没有什么区别

消费者都是自私的,他们偶尔会做善事,偶尔会同情无辜受害的人,但那一定是在不触及自己利益的前提下消费者最爱戴那些讨好他们的商人,如果一个商人给消费者免费大餐,又不直接触及消费者本身的利益,没有谁会拒绝

我一直都觉得web2.0有一种潜在的元素,就是让用户从小恶,这也是为什么分享类站或应用程序那么受欢迎文明本身实际上是对人性中丑恶的一面进行的克制,放弃禁锢任性而为当然是快意的,但那怕遵守一个简单的交通规则都需要长久的克制养成的习惯

中国互联领域有很多言论家,我也相信他们在旁征博引的时候是出于一种善意的变革心理,但是每个行业的人都会对其所在的行业多些宽容与理解,多些认识与分析,他们对本行业从来不喜欢一概而论,但有时候他们却会对传统音乐行业采取过于宽泛的抨击但他们的很多理论却被为谋私利的海盗们当作利器

虽然很多唱片公司垮掉了,但是真正的大公司还没有真的死掉,真正迂腐的势力仍在试图用一种消极的方式来反对科技进步带来的冲击,因此当我们谈论善恶之时,却尴尬地看到两军对垒的竟然都是大恶

当然,我们心里都持有某种是非的原则,只是我们无法通过眼前的战事来告诉混淆了是非的人,谁是真理因为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真理,仅仅是商人之间的利益斗争

以一个在唱片业摸爬滚打12年的眼光来看,我反倒希望掌握着科技手段的大恶能击败不思进取的传统大恶,尽管那种伤害与疼痛会比评论家们的一声叹息更对我有切肤之感,但是从长远来看,对传统的迂腐没有致命的打击,新的格局就约难以出现

好的服务不是因为谄媚而是因为专业,互联想统治世界不能仅仅靠简单地顺应民,就象音乐行业其实就是在不断地向消费者摇着尾巴的同时失去了那些消费者

再说句半题外话,以前跟Keso在Gtalk上说起过的:我给我以前的员工做过一个测试,在一张纸上写下你能做的好事,无论多小都可以,再写下你能做的坏事,无论多大都可以看到这段文字的朋友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做一做无论是好事还是坏是,都要是你能力所及的范畴

面对测试结果的时候我心里发冷毁掉一个漂亮的造价昂贵的玻璃花房,只需要一块零成本的砖头

来自:

生物谷
窦性心律失常是心脏病吗
生物谷药业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