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血与火的赞歌 第9节 离别

2020-01-16 22:4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血与火的赞歌 第9节 离别

帝都苏克城,就在安库要塞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准备的时候,培迪收到来自军部的任命,任命他为科伦要塞指挥部次官,并严令他必须在5月15日之前赶到科伦要塞。

几千里的路程,留给培迪的时间的只有短短十天。军部这是要让他即刻启程,而且还要马不停蹄的赶路。

准备的时间虽然很仓促,但这些事情根本不用他本人操心,他甚至没有让雷恩做这些事情,他告诉雷恩:“用一天的时间把你这些年存下的钱都花了吧。”

雷恩听完后点点头离开,这一天,培迪再也没有见过他。

美好的时间往往都过得非常快,特别是当你想要它过得慢一点的时候。

培迪接到军部命令的第二天,也就是5月5日,这天,帝都的天气很好,晴空万里,就是有些炎热。

一切都准备妥当,仆人一早就在尼克公爵的示意下把深夜才睡着的培迪叫醒。

今天,要就要离开帝都,离开他生活十三年的地方。

这是培迪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远行。

而且,他是去参加一场结局未知的战争。

说不紧张肯定的骗人的,但还没有到达害怕的程度。

甚至于,在培迪的心中还有那么些许的期待,因为,从小就在贵族洗脑式的教育下长大的他,和其他人一样渴望在战场立下战功为后世的人们所传颂着。

他从来没有见识过战争,并不知道真实的战争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只能想象…

战争在大多数像培迪这种贵族家庭的年轻人眼里,更多的是一种获得荣誉的捷径。

但是,在平民家庭中,则属无奈的选择…当然,也不乏拥有梦想的平民,他们渴望在一场战争中发一笔横财、或者立下战功获得晋升,从而一步步脱离平民阶层。

作为帝国首相的儿子,克鲁领里根家族的直系成员,培迪的身份显赫,在这种血脉为尊的世界中,以他的地位担任科伦要塞指挥部次官的职位绰绰有余。

但,他毕竟什么都不懂,虽然在长达六年的骑士课程中教官教导过他如何统帅士兵、如何作战,不过实际操作却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尼克公爵亲自为培迪挑选了一名参谋,他之前是帝国第一军团参谋团中的一名战术参谋,名叫哈迪斯,一位严肃的中年男人。

他的档案告诉培迪,这位中年男人参与过十三年的即位战争,年轻的时候作为第一军团的派遣军在科伦要塞与蛮人作战超过五年。

这就是尼克公爵挑选他作为培迪参谋的根源,而且,公爵告诉过培迪,哈迪斯是可以信任的…

培迪自然知道自己父亲所说的信任是什么意思,他暗自记在心中。

为培迪送行的是他的两位妹妹,尼克公爵不可能在亲自来送行,虽然他本人很想来。

帝都的早晨总是繁忙,城门口正值进出城的高峰期,特别是外城城门处,而培迪的两位妹妹一直与培迪同行至外城,这让尼克公爵为他两名女儿安排的护卫如临大敌般的护卫在周边,不让任何人靠近。

这让进出城的队伍一度出现堵塞,城门附近城防士兵虽然碍于培迪等人的身份不敢催促,但他们脸上的不满已经相当明显。

培迪望着自己两位妹妹依依不舍的眼神,他自己心中也是不舍。

但始终是要阔别的。

“哎!”培迪暗自叹息,他知道,自己这一去说不定再与两位妹妹相见之时,已经是十多年甚至二十年后。

到那时,这份纯真的兄妹之情是否还在?

潘妮那个时候也许早已是帝国王妃甚至皇后,那时,她会拥有自己的孩子,她全部的精力都将集中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培迪这位兄长最多是她模糊记忆中的一角而已。

菲丽丝,以她内向自闭的性格,那个时候也许会成为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但,她能否还记得有培迪这么一位哥哥?

“大人,该启程了,您只有十天的时间赶路。”

哈迪斯在一旁催促着,同时也是在催促他自己,因为,他的亲人也在送行的行列之中,这样的场景这位老兵经历过许多次,这种熟悉的场景非但没有让他习惯,反而是让他更加的难受,于是,他选择逃避来避开阔别时的不舍。

“好的!”培迪低声回应着哈迪斯,他习惯性的伸出手再次揉了揉菲丽丝的头发,“加油吧,你会成为一名了不起的魔法师。”言罢他又望向潘妮,“多陪菲丽丝说说话,她需要多与人沟通。”

“我会的。”潘妮点点头,拉着妹妹的手望着即将要离别的兄长。

“等我成为魔法师,一定申请去科伦要塞帮你,培迪哥哥。”菲丽丝突然大声说着。

培迪一怔,随即微笑着说道:“是吗?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大人?”哈迪斯继续催促着。

培迪转过头,哈迪斯已经牵过培迪的坐骑走到旁边…

培迪望着他,望着他后面的几人——有扈从雷恩,见习扈从埃登,以及刚刚跟随他的魔法师考利尔。

不管是年轻的埃登,还是年老世故的凯利尔,双眼中都透露着对未来的迷茫!

特别是埃登,他显然有些害怕,不安的望着城门外无尽的道路。培迪早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母亲,那个叫玛莎的女人,但对方并没有要过来和自己儿子话别的打算。

“哎!”培迪在此案子叹息一声,他望着自己两位妹妹,“我该走了…”他语气有些低沉,他本想说点话别的语言,但这四个字一出口,他感觉自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呼!”

他长出一口气,然后以最快的速度翻身上马。

“走了!”马背上的培迪背对着潘妮和菲丽丝大喊一声。

“驾!”随即,培迪一夹马腹,人已经窜了出去。哈迪斯等人见状,连忙翻身上马,紧随培迪而去。

尘土飞扬间传来附近路过市民的小声咒骂,而培迪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等菲丽丝反应过来,他的兄长早已消失在大路的尽头,她想要走上去追赶,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人死死的抓住,她转头望去,却是潘妮对着她缓缓的摇头…

张家港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德清县中医院怎么样
癫痫能治好
云南治疗妇科方法
西安治疗癫痫病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