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释厄封天传 第14章 殿下有请

2020-01-16 21:54: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释厄封天传 第14章 殿下有请

江月亭之事半个月来终于平静了下来,周家也安静了下来,似乎在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六院会试。

大街xiǎo巷的茶馆中当日的事情也是流传颇广,一些説书的先生仍然在不亦乐乎的讲着这人尽皆知的故事。更有人挖出了释厄之源和数万年前曾盛极一时的四大圣体之事广为流传。

至此江远天在平常人眼中似乎变得不再那么非死不可,人们更多的是想看到这个少年和周家到底最后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当然説书先生肯定是会説江远天必胜的,因为这样才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听他天马行空的所谓分析,其实説白了也就是胡扯。他们甚至説江远天的父母给江远天身上下了某种禁制,故意让他接受考验,到了必死的时候肯定会反败为胜。

总之五花八门的版本流传不断。但是不管怎么样的故事都有听腻的时候,江远天和周家的故事也是一样的,很快就没有人听了,不光是因为大家听腻了,也是因为周世鸿在听到説书先生説的故事后大怒掀桌,抓走那説书先生,导致现在已经没有人敢讲了。

龙渊都似乎回归了往日的平静,再也没有人説起那个孤独的少年,也没有人説起流云谷背剑少年,只是在暗中,却一直有人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动向。

比如説其他五大学院,比説説那些周家的对头,又比如説当今圣皇陛下和他最得宠的儿子沐阳王。

圣皇陛下已经把持朝政太久的岁月了,久到沐阳王殿下已经等不下去了,虽然他现在看起来只是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但是龙渊都所有人都知道沐阳王殿下已经有六十多岁了,按照普通人的年纪来説应该已经到了垂垂老矣的年纪。

沐阳王殿下此时坐在一间密室中,手中把玩着一个玉杯,眉头紧紧的锁在一起,开口道:“难道真的要等到江远天天武境巅峰才可以?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殿下,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打开那秘境呢,那秘境跟我们的事情有什么关系?”沐阳王对面一个中年文士疑惑问道。

沐阳王摇了摇头,许久后,放下手中玉杯,淡淡道:“因为那秘境中有一样东西关系到父皇的声誉,如果那件东西出现了,我相信朝中会有很多所谓的忠直之臣对斧王发难,到那时候我们再站出来才是理所当然,天下归心。”

中年文士心中一寒,为了夺位连自己的老子都能陷害,这种事情他当然很是不屑,但是奈何自己手中沐阳王殿下抓着致命的把柄,何况沐阳王对他确实也还不错。

为了表达自己的忠心,中年文士于是试探问道:“殿下,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这么重要呢?”

“不该你知道的不要问,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説着沐阳王身上气势一震,顿时间那文士如坠冰窖。

“殿下息怒,文斌知道错了。”中年文士惶恐跪在地上,额头上已是汗出如浆,脸色也是铁青一片。

沐阳王见这中年文士如此,微微摇头,无奈説道:“好了,起来吧,本王什么时候变得让你如此恐惧了,去真武阁,务必请江远天过来,就説我要设宴款待,最好让那个楚恒也一起来,下去吧。”

不説中年文士离了沐阳王府直奔武道院真武阁而去,只説江远天四人当日一顿酒足饭饱,一觉睡到天亮,到了第二天的早上还有些昏昏沉沉。

日上三杆的时候,江远天从床上爬起,只感觉自己有些太过放纵了,不过细细回味昨夜席间一众人各个开怀畅饮,只觉得人生原来还有另外一种活法,怪不得陆诚整天大大咧咧,什么都不想。

有这种想法的不只江远天一人,就连楚恒,还有那流云谷的梁大长老也是如此,他们这一生都在修行中度过,何曾享受过这样的人生。只觉得自己这许多岁月过得有些太单调了。

一番休整,江远天出奇的没有修炼,而是敲开了楚恒的门,此时的楚恒也正在呆呆发愣,一时间竟然让江远天感觉有些不适。

于是他开口道:“我决定这两天先不修炼了,想出去走走,你呢?要不要陪我一起?”

楚恒诧异的回头看去,见江远天神色认真,也没有什么颓废的表现,才知道他真的只是想出去走走,心中一番思索,觉得自己似乎也并没有在龙渊都逛过,便diǎndiǎn头很是难得的表示了赞成。

不多时,两人便出现在了龙渊都皇城前的巨大广场上,来到这里并不是两人想去拜访什么达官显贵,实在是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逛着逛着便来到了这里。

作为圣朝最大的广场,这里显得庄严肃穆,九座白玉石桥通过皇城护城河直如朱红的大门。皇城城墙上一排排金甲的武士傲然挺立英姿雄壮,两人看的一阵肃然。

就连楚恒也是难得的露出惊讶的眼神,他自然不是为这些威武雄壮的武士惊讶,而是为那恢弘无比的皇城震撼,要知道就是在流云谷他也没有见过这么气派的建筑。

“哟,两位xiǎo哥儿,我看你们仪表堂堂,定是人中龙凤,贫道天生就喜欢给你们这样的人算命,你们要不要算上一卦呢?”正在两人看的认真时,身后忽然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江远天不禁吓了一跳,就连楚恒都是微微皱眉,脸皮抖动。

两人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皂袍,满面红光的道士对着两人咧嘴而笑,只是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两人心中不禁一阵鄙夷。

这都什么人啊,如果光看那一身风骚的气质倒还觉得这人似乎是一个得道高人,但是再看那脸上,全然就没了那种美好的感觉。

脸上堆满了白花花的肥肉,一双绿豆大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似乎又一肚子的鬼主意,配合上那一脸笑容,怎么看怎么猥琐,怎么看怎么不像个好人。

江远天心中没来由的一阵鄙视,或许这就是传説中的以貌取人吧,于是他开口道:“不好意思,想讹钱的话你还是找别人吧,我们虽然有钱但还不至于送给你这种江湖骗子。”

“啊呀呀呀,你这个xiǎo少年,你怎么説话的,你当贫道是那些江湖骗子,你你你,你实在是气死我了,今天我就要给你们算上一卦,让你们知道知道贫道的厉害。”那胖道士説着摇头晃脑,手指不断掐着,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江远天两人见状转身就走,也不管那道士眯着眼睛在哪里故作高深,在他们看来这明显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只是这骗人的伎俩实在有些太低了。

那胖道士掐掐算算,越算眉头越是紧皱,嘴里喃喃着:“没道理啊,这天下还有贫道算不出的命?不可能?”説着接着一阵狂掐,根本不知道正主早就走的没影了。

待胖道士睁开眼后,顿时间气的暴跳如雷,他发誓一定要好好修理修理这两个xiǎo兔崽子,竟然连我金二爷都不放在眼中,这还有没有王法了,天下不知有多少人等着金二爷我给算上一卦。

要説这胖道士还真有两下子,手指掐了几下便拨开人群向着城南方向径直而去,直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前才停下了脚步。

“沐阳王府?恩,应该是这里不错了,想必那两个xiǎo子不出半天便会到了,到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胖道士説着变戏法一般从背后拿出一支大笔,便在这沐阳王府之前开始舞文弄墨。

只见他笔走龙蛇,很快在沐阳王府的门前便出现了一副波澜壮阔的画卷便安静的躺在地上。

沐阳王府守门的xiǎo厮,看到门前一个疯道士舞文弄墨,弄脏了门前的路面,顿时间怒气冲冲,便欲走上前来质问一番。

谁知这一走,一不xiǎo心一头就向下栽去,眼看着脑袋就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浑身奇痒无比,脸上却全无痛感。

xiǎo厮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这一看顿时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眼前一幅恐怖的景象延伸开来,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黑乎乎毛茸茸的尸虫。

这些尸虫长约一寸,头部长着一个大大的吸盘,看到这一幕,那xiǎo斯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惨嚎声彻底昏死了过去。

胖道士似有所感的看了一眼那副巨大的画卷,不屑的撇撇嘴道:“真是晦气,正主没来就撞上个xiǎo杂鱼。”説完他抱着膀子靠在沐阳王府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呼呼的睡了起来。

真武阁中,那中年文士没有寻到江远天两人又听説他们进了城中,于是便快马加鞭出了武道院,命令手下一众人四下里寻找起来,现如今的江远天楚恒可是龙渊都的名人,寻找起来还是很方便的。

仅仅不到一刻钟时间,中年文士便来到了两人面前,一番説辞,言语中尽是沐阳王如何爱惜人才,如何想要两人能够赴宴。

凭着一条三寸不烂之舌,中年文士终于如愿以偿的让江远天两人跟到了身后,向着沐阳王府而去,却全然不知在府前早就有人在候着他们的到来。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includevirtual="/fragment/6/36html"qrcode{width:590px;margin:0auto;background:#fff;border:1pxsolidc;padding:15px20px;overflow:hidden;}qrcodeimg{float:left;}qrcodeul{margin-left:120px;font:14px/15"microsoftyahei";padding-left:15px;}qrcodeli{list-style:sare;margin-bottom:5px;}

扫描二维码关注17k官方,最新章节也可以在上看啦!diǎn击右上角号,选择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wap_17k”关注我们。回复"大奖你的号"参与活动。10部iphone6,万名会员等您来领!

石家庄市第六医院预约挂号
赤壁市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南京哪家妇科医院好
治牛皮癣烟台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