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92章 恶人告状

2020-01-16 21:24: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丞相的世族嫡妻 第192章 恶人告状

第19章恶人告状

那名女子一听到别说她没教养,心里就一阵怒火中烧,本想生气骂人,似是想到什么,忽然抬起下巴,一脸傲气的道:“珠儿,告诉他们,本xiao姐是谁。”

跟在女子后面的丫环珠儿,马上上前两步道:“我们家大人是南部七洲经略使徐锦徐大人,我们xiao姐就是徐大人的独生女,掌上明珠徐伊人徐大xiao姐。”说完,冲着薄情他们挤挤眉,一副高不可攀的模样。

南部七洲,箫谨天收复南明国后,就把南明国划分七个洲城。

经略使负责边城的军事,正二品的官职,身份确实是不低,但还不至于如此嚣张,除非对方无知又愚蠢。

薄情淡淡的道:“原来是徐xiao姐,幸会了。”一句冰冷没有感情的客套话,再没有后话,也没有一个多余的表情。

徐伊人报出门户之后,本以为会吓倒对方,谁知道薄情他们根本不把她放在眼内,顿时有一种被人无视的羞愧感和愤怒。

面上一红,怒声道:“哼!你们迟到了还有理,信不信本xiao姐动手教训你。”徐伊人却没有注意到,她眼眸内嫉妒多过脸上的羞怒。

这个女子太目中无人,今天非要好好教训她不可。

薄情瞧到她这副神情,当即明白对方为什么会找她麻烦,无奈的翻翻白眼。

敢情这徐伊人是把当成选秀上,竟然位份的劲敌,所以故意的找自己麻烦,这火怎么烧到她身上。

他们的对手不应该是映儿姐姐么?

帛儿冷冷的道:“就算我们是迟到了,该打该罚,自然有能责罚我们的人来说话,xiao姐莫要错了规矩。”

薄情浅浅一笑,不愧是经常跟她出入后宫的人,淡淡的道:“徐xiao姐,我们迟到自然是我们的不对。只是奉劝你莫要坏了规矩,被人笑话是xiao事,但是你不该来指责我们。”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伊人面上有些迟疑。

“这越俎代庖的事,若让上面的人知道,了解真相的说你是无知,但不知道真相的人,还以为xiao姐你要取而代之。”薄情暗带讥讽的道。

徐伊人听到薄情的话,耳根上一热,她确实是不知道这些事情,却又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真的不懂。

面色不由的暗暗一沉,故意冷冷的道:“你又是哪一家的xiao姐,敢以下犯上。”

噗……

帛儿和曼华失声笑出来,以下犯上,亏她说得出口。

薄情眼眸微微眯起,冷冷的道:“我的身份,你还不配知道,走,别打扰我欣赏风景。”各国使臣皆在,她不想此时生出事端。

当然,若有人主动,她也不介意。

“你说什么。”

徐伊人失态的叫起来,她居然说她不配知道,抬手指着薄情:“本xiao姐不配,你又算什么是东西。”

薄情连头都懒得回,任凭徐伊人像疯狗一样乱叫,倒是旁边的珠儿似是看出什么,轻声道:“xiao姐,何必跟他们置气,不值得,外面冷,xiao姐快入船舱内避避风,xiao心风吹乱了发髻。”

徐伊人脸上一阵紧张,连忙用手抚一下髻角,感觉到发髻没任何异样时,表情才放松下来,恨恨的瞪一眼薄情。

就在这一瞬间,蓦然发现,或许自己是早看到,却没有在意,对方竟然一直蒙着面纱,心里不由暗暗奇怪,为何自己与她正面相对时竟全然没感觉到,仿佛她就应该是那样的,理所当然的戴着面纱,因为她戴不戴面纱都一样——美丽。

呸……

徐伊人发现自己的想法,马上啐了一口。

连脸都没看到,自己怎会觉得她美,没准是个麻子,或者是丑昨不惊天动地,又或者满脸的伤疤,根本不敢露出容颜。

想到这里,徐伊人突然一个箭步走近薄情,她的目标是扯下对方面纱,让对方当众出丑。

薄情他们是什么人,岂能容她如此放肆。

曼华连一个闪身,拦在薄情身后,冷冷的道:“徐xiao姐,主子是看在令尊份上不与你计较,你莫要以为我们真的不敢把你怎样。”

徐伊人惊讶的看着曼华,好快的身手,这样的话她根本不能靠近对方,不甘的道:“让开,不然本xiao姐让你知道得罪我的后果。”

“滚,不然让我你们全家知道,得罪我家主子的下场。”曼华平时话不多,今天说的话,却丝毫不输于对方。

“你……你们等着瞧,我徐伊人收拾不了你们,誓不为人。”徐伊人虽惧于曼华的身手,嘴头上却不甘心认输。

薄情丝毫没有回头的打算,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娇蛮,她懒得理会,帛儿和曼华就能解决他们,脑子想着的是稍后的宴会上,两大帝朝会有什么动作。

箫谨天所展现的实力,已经超出他们的想象,威胁到他们,九龙血玉,不仅代绷尊的身份,还是战神的象征。

自古就有九龙血玉一出,天下大乱的说法,此番现世,不知道会为这片天下带来什么灾乱,乱世一至,他们将如何在乱世中保存自己,这是她必须提前思考的问题。

徐伊人看着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内的薄情,就这样认输,她很是不甘,暗暗给珠儿一个眼神,目光朝帛儿身上一扫,示意她给帛儿一點教训,杀鸡儆猴。

这个贱婢方才说自己没教养,现在她也要好好教训她,给她點颜色看看,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多嘴。

珠儿收到主子的暗示,缓缓的走了两步,突然像被绊到一样,猛的朝帛儿撞过去,帛儿就站在甲板沿,只要一撞肯定会落入水中,到时就算不死,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但帛儿是什么人,一个能让慕昭明放心把薄情交给她的人,怎会发现不了对方的xiao技量。

就在珠儿飞快撞过来的时候,快要撞在她身上时,身形轻轻一闪,露出一个空档,那丫环一时收不住势,一头往船下面栽。

眨眼,在珠儿快要扎入水中的时候。

帛儿飞快出手,假装侥幸的拉住她的脚裸,一边吃力的拉着人,一边大声的惊呼道:“快来人呐,救命,有人要跳水自尽。”

闹剧性一幕,让徐伊人不由的傻了眼,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要推那贱婢下水,怎么变成自己的丫环,而对方正全力的救着自己的珠儿,这算什么,心里一乱,连救人也忘记掉。

薄情与曼华站在旁边冷眼而视,若非旁边的船只上有他国之人在场,她已经让帛儿把这主仆二人抛入水中喂鱼。

任由帛儿时不时的使使坏,故意发出一声惊呼,趁机让珠儿时不时的浸入冷水中,饱饱的喝一顿。

帛儿的叫声,已经惊动船上的人,原本坐在船舱内的人,也纷纷走出外面。

看着外面惊险连连的画面,终归是深闺里的夫人、xiao姐,一时间也没有了主意,直到船上侍卫赶上来了,才上前帮帛儿把人拉上来。

珠儿被拉上来,倒在甲板上,上身的衣服已经湿透,喝了满肚子的不,正不停的吐着,好一会后才哇的哭出声。

情绪好不容易平稳下下来,目光就四处张望,终于在人群中看到自己的主子,本想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

只是此时,徐伊人正脸一不满的看着自己,脖子不由的缩了缩,她没有替xiao姐办好事,回去后肯定是受罚的。

薄情淡淡的瞟了一眼,跟之前的那位公公道:“劳公公领她下去换身衣服,再给她一碗姜汤,xiao心别冻着。”

珠儿看着薄情,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感激,面上却不敢表露出分毫。

那名公公没说什么话,只是躬一礼,让船上的宫女把那珠儿扶下去休息。

徐伊人脸上一片阴天,这女子是什么人,这太监对她竟然是不仅是恭恭敬敬,还丝毫不敢怠慢。

众人见没什么好看的,纷纷回到船舱内。

薄情恢复来的原姿势,淡然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根本不在乎身后,一双充满怨毒的目光。

只听徐伊人声音森然如冰的道:“本xiao姐,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为我的珠儿讨回公道。”转身走入船舱内。

帛儿和曼华冷冷一笑,当船上的人眼睛都是瞎的,胡说八道,分明是她偷鸡不着蚀把米,却颠倒黑暗叫冤。

船渐渐靠近水帘,巨大水声震耳欲聋,眼前的画面瞬间锁住薄情的目光,水帘后面,映入眼帘的,不是想象中的停泊船只的码头,而一片花的海洋,浮在水面上的花园。

大船的上方,如黑夜里的星空,镶满一颗一颗拳头上的夜明珠,把下面照得跟如白昼。

这片水上花园,薄情不敢xiao觑,不知情的人以为是人间天堂,知情的人却知道,这里是通往地狱的大门。

稍不注意到就会死无全尸,因为这里隐含着一个绝煞大阵,就是算像脚下这样的庞大的船只,若不清楚路线,也到达不了终點。

大船靠岸,面前一片宽阔的广场,广场上面早就停着接送的马车。

别xiao看了这辆马车,因为从这辆马车就能看出,各自的身份,因为马车根据身份地位的不同而安排。

其他船只的人早已离开,只有薄情所坐的这艘船,因为她迟到的关系,是最后到达目的地的。

现在广场上也只剩下一辆,一品诰命坐的马车,就是前面的那辆最华丽,最宽敞的马车,也就是这艘船上,身份最尊贵的人才能坐。

薄情刚想走下船,突然一道身影比她更快,抢先一步走下船,珠儿跟在后面,在经过薄情身边时,悄悄的看了一眼薄情,轻轻的弯一下腰,才飞快的追上自己的主子。

薄情淡淡的一笑,曼华道:“这珠儿比她主子强多了。”

徐伊人一下了船,就飞快的朝那辆最华丽,最宽敞的马车奔去,看到这一幕,薄情倒不急着下船,而是站在船上看好戏。

生怕有人跟抢似的,徐伊人快步走到那辆马车前面,神情傲慢的道:“珠儿,扶我上马车,你家xiao姐我,再也不想见船上那个人。”

赶车的太监上从车上跳下来,恭敬有礼的道:“奴才见过姑娘,请姑娘出示入宫的腰牌。”

腰片,就等于是出入帝宫的通行行证,上面写持腰牌人的姓名、年龄、身份,还有随行入宫的侍女的姓名、年龄和身份。

徐伊人从袖中取出腰牌抛给太监,就要上马车时,太监忽然出声道:“徐xiao姐,请稍等。”

徐伊人心中一惊,就听到太监委婉的道:“徐xiao姐,实在是抱歉,您错了,这不是您的马车,您的马车中那边。”

太监抬手一指,指着另一列马车,脸上带着淡淡的,抱歉的笑意。

徐伊人脸上的笑容一僵,她之前已经打听,明明那艘上,是她的身份最高。这辆马车怎会不是她的?

太监脸上的客气的笑容,瞬间变成讥讽的笑,阴着脸,语气有些不悦的道:“你说什么,这辆马车,难道不是招待经略使大人家xiao姐的车。”

“不是。”

太监态度、言语谦和,语气却十分肯定。

刚好有其他人从旁边经过,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投去一抹讥讽的眼神,有些还出声讽刺一两句。

徐伊人听到以后耳根子一热,面色瞬间涨红,红得要滴出血一样,心里又羞又怒又恨,气得要命,只是因为在帝宫中面上却不好发作出来,她再不懂事,也知道这不是撒野的地方,任何的动静都会以最短的时间,传到上面那些人的耳中,此不有损给人的第一印象。

想到此,咬咬牙,含笑道:“抱歉,是我弄错了。”接过腰牌,从容朝另一辆马车走。

徐伊人站在马车前,打量着眼前的马车,这辆马车虽然也是好的,只是跟方才那辆相比,根本不是一个层次,连她的身份也跟着掉了好几个层次,不甘回过头,想看看坐得起那辆马车的人是谁。

这不回头不要紧,一回头刚好看到薄情就站中那辆马车前,而那名太监正跪在地上,给她行礼请安,想到之前太监讥讽的笑容,心里的怒火腾一下冲上头上,不由的火冒三丈。

正想走过去一问究竟,珠儿连忙着她,xiao心的劝道:“xiao姐,这里是帝宫,以后有的是机会。”心里暗暗道,那女子的来头,看来真的不简单,xiao姐还是少惹为妙。

“姑且先放过她一回。”

徐伊人深深的吸一口气,犹豫了一下才答应,俯在珠儿耳边xiao声的道:“你一会悄悄跟人打听一下,那女子是什么来头,是哪一府上的xiao姐。”

让她见识一下本xiao姐的手段,眼角朝赶车的太监看了一眼,方走马车,示意珠跟太监打听一下对方的消息。

薄情收起手上金牌,扶着曼华的手走上车,坐马车内,闭着眼睛若有所思的道:“曼华,你一会打听打听,那徐伊人还有什么来头?”普通二品官员家的xiao姐,断不敢如此嚣张。

“是,主子。”

闪身风一样离开马车,连赶车的太监都没有察觉到。

浩荡的马车队伍,缓缓行进在宽敞的长巷上,朝太皇太后的所在的慈宁走,入宫先给太皇太后请安,这是规矩。

薄情却不以为然,她对曾经的太后,现在的太皇太后没有丝毫好感,淡淡的道:“太后可是在慈宁宫?”这话自然是问外面的太监。

果然,太监回道:“回丞相夫人,太后身体还没有调养好,此时在永寿宫。”

闻言,薄情轻轻笑道:“明月公主,近日可好。”沈玥就在衍帝驾崩后不久,在凤仪宫中产一名xiao公主。

早在xiao公主还没有出生之前,衍帝就给了这位公主一个尊宠的封号——明月公主,可惜,他还是没有机会给自己的孩子取名字,就匆匆走了,或许这也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吧。

太监道:“明月公主安好!”

薄情轻笑道:“本夫人先过去看望太后和公主。”

太监没有出声,但薄情能感觉到,马车已经缓缓偏离了原来的路线,远离了那堆无聊的夫人、xiao姐。

徐伊人一直注意着薄情的马车,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的暗暗奇怪,故作不懂的道:“这位公公,我们为什么不跟着前面的马车走。”

薄情的马车一直走在最前面,后面的马车也随之而行,忽然脱离了大众,不能再跟着她,心里不禁有些疑惑。

那名公公淡淡的道:“徐xiao姐,您应该先到慈宁宫给太皇太后请安。”意思,入宫先给太皇太后请安,是规矩。

徐伊人面上有些不甘的道:“那前面马车内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她为什么可以不先到太皇太后宫中请安?”

宫里的太监都是人精,怎会不知道徐伊人的xiao心思,故作神秘的道:“她跟别人是不一样的,徐xiao姐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若是遇上了一定要xiao心,别招惹到她,尤其是不要惹她生气。”

太监这番话,是故弄玄虚,是警告,也是吊人胃口。

其实,事实是这名太监在此之前,根本没见过薄情,不过认得那辆马车,是正一品的诰命才有资格坐,他不过是想捞點好处而已。

徐伊人却不会这样理解,她虽然不知道薄情的身份,只觉得薄情在宫内,一定是有什么熟人,想借助于此人,跟她竞争嫔妃之位。

见太监口风紧,也没有多问,心里暗道:“这选秀,不是只有那女子一人在宫里面,是有关系的,本xiao姐在宫中同样也有着不容xiao觑的背景。”唇角不禁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

薄情来到永寿宫,沈玥歪坐在软榻上,天上拿着拔浪鼓逗着摇篮中的xiao公主玩。

二人素来就是随意惯的,此时见到薄情来了,沈玥也不起身,只淡淡的吩咐道:“搬张凳子过来,让丞相夫人坐着看看xiao公主。”

虚礼这种东西,薄情也不放在心上,沈玥不让她叩头行礼,她乐得如此,施施然的坐到摇篮旁边。

帛儿上前见过礼后,就有宫女上前,请她到别的地方休息。

看到这情形,薄情含笑道:“太后,您可是有话要对臣妾说。”

“什么都瞒不过你这双眼睛。”

沈玥轻轻抚着xiao公主,胖乎乎的xiao脸,怅然的道:“太皇太后准备要给雨儿选秀,雨儿的性子你知道,他的事情,什么时候容得别人随意做主。”

“太皇太后是想安排她的人入宫?”薄情淡然出声。

“你总是一针见血。”

面对薄情的玲珑心思,沈玥感觉自己像透明人,无奈笑道:“太皇太后母家的姐姐,有一孙女年龄正合适,想是藉选秀之机入主一宫主位,只是雨儿的心思……”

“陛下的心思除了稳固疆土之上,就只有一人。”

薄情淡淡的出言,或许别人会为了巩固政权,娶一群不爱的女人来当摆设。

但箫谨天一定不会,他既然敢以天为号,就知道他是心比天高,断不会受这些臣子的威胁。

把一群他不喜欢的女人收到后宫,利用女人来稳固和平衡朝堂,再说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白映儿,其他的女人根本入不得他的眼。

沈玥幽幽的道:“这些我也知道,做为母亲,我希望他幸福,只是太皇太后那边,不知道应该如何交待。”

薄情含着浅浅的笑容道:“太后,此事您尽管放心,或许陛下早有安排,顺其自然即可。”箫谨天是何许人也,岂会不想到今天的这些事情,他心里早有安排,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

沈玥淡淡的一笑,摸着xiao公主的脸道:“你看看,明月是不是又长大點了,幸好我的后半生,有她相陪。”语气中有一丝怅然若失,或许是在思念那个他吧。

“明月公主已经两个多月大,自然是长不了少,而且越来越漂亮。”

薄情禁不住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xiao公主的鼻子,婴儿粉嫩的肌肤,让人爱不释手。

“给她取个名字吧。”

正逗弄得入迷的时候,沈玥突然出声。

薄情不由的惊讶的看着她道:“太后,公主的名字不是应该由陛下,或者太皇太和太后您给她取吗?”怎么也不应该轮到她身上。

沈玥握着婴儿的xiao手道:“我希望她以后,能像你这样坚强,努力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为任何人束缚。”自由太不容易。

见沈玥这样说,知道她是坚持,薄情也不好再推迟,沉吟片刻后道:“太后与先帝的缘份,始于对弈,依太后的愿望,希望xiao公主是握棋的手,而非别人手中的棋子,凭人操控,只是臣妾想取这两字——止弈。”

弈者,棋者,终是有红尘眷恋,不过位置不同而已,结局皆是为红尘所累。

沈玥看着xiao公主,幽幽的道:“止弈,即是断掉名和利,忘掉性与情,唯有忘情、忘性、忘名、忘利,方能跳出红尘,摆脱的束缚。”

目光看向薄情:“你取的名字,果然是好的,希望她将真能做到这一切。”

薄情淡淡的一笑:“但愿如此。”站起来道:“时辰不早,臣妾该过去给太皇太后请安,请容臣妾先告退。”

沈玥也淡淡一笑:“我们带着弈儿,一起过去,弈儿也应该给皇祖母请安。”摆脱不掉,只能勇敢的面对。

薄情眼中含笑點點头,心里不由的感慨万知,红尘几万丈,岂是轻易能摆脱的,强如箫谨天,强如慕昭明,强如自己,他们当中谁都没有摆脱红尘。

慈宁宫,薄情与沈玥一行人出现在大门外面。

门上的太监刚想通报,沈玥摆摆手:“不必通报,免得拢了太皇太后的雅兴。”

太监恭敬的道:“回太后,太皇太后在正殿,接受众人的朝拜。”说完,躬身退回原位。

沈玥點點头,同薄情一起,带着一行人往内走,二人刚走到正殿门口,就听到太皇太后怒声道:“伊人,你大胆的说出来,是什么人,如此胆大妄为,连哀家的人也敢欺负。”

石家庄九州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医院地点
深圳远大医院地址在哪
北京私密紧致治疗需要大概多少钱
安徽哪家男科医院好
汕头治包皮过长专科医院
分享到: